粤媒:足协要求中性化矫枉过正 更名不走心只剩“人城联”_中国足协

原标题:粤媒:足协要求中性化矫枉过正 更名不走心只剩“人城联”

按照中国足协的要求,从2021年起,国内的足球俱乐部就要改为中性名。就初衷来看,这是一件好事,至少也是一个应该致力的方向。然而,在改名操作上,各俱乐部并不踊跃,不仅一拖再拖,给出的名称也充满消极意味——足协不接受、媒体不认可、球迷不买账,各方都不满意。

取名是个技术活,无论中国足球是不是真的到了需要采用中性名的时候,但既然是给自己改名,就不应该拿来敷衍了事。

■新快报记者 王敌

并非地名才能凸显中性

中超球队中最先改中性名的球队是大连队。去年初,大连一方就宣布更名“大连人”,球队也以“大连人”的名字参加了2020赛季的联赛。平心而论,“大连人”这个名字称不上典雅,但考虑到大连队是“中性名先驱”,“大连人”三个字还是基本得到了外界的认可。

第一支“以人为名”的球队还算有点创意,但实在不宜效仿。遗憾的是,听说河北华夏幸福、青岛黄海都计划更名“河北人”、“青岛人”。要是大家都选择这个命名法,接下来的中超赛场就将充斥“人类德比”,届时画面会多尴尬,大家都懂。

比“以人为名”更糟糕的是直接“地名+FC”,翻译过来就是“某某足球俱乐部”,简称“某某队”。姑且不谈这是为了搪塞足协,还是为了自诩正统,但直白点说,这根本就不叫取名——好比一个人只有姓,而没有名。可惜,真有不少俱乐部就是这个思路,直接去掉企业名留下地名,然后一了百了。

其实,并非只有突出地名才显得中性,在名称选择方面还有很大的思考空间。中国足协透露,各俱乐部提交的中性名基本符合要求,只不过所谓的符合要求就是充斥着“某某队”、“哪哪人”、“××城”、“啥啥联”的改名方案。不知道,俱乐部这么做是在应付差事,还是在消极对抗……

中性化不应该矫枉过正

不可否认,国内的足球俱乐部名称经常换,还有像“北京人和”这种频繁变更注册地的“流浪队”。如果可以把球队名称固定下来,那么球队就能更好地扎根生存。站在这个角度上,变更中性名不只是要向高水平联赛看齐,也是希望中国足球更加成熟、规范。

足协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这掩盖不了实施方式的简单粗暴。甚至可以说,在更改中性名的要求上已然矫枉过正。一开始,足协还允许2004年以来未更名的球队沿用原名,后来就“一刀切”让所有球队都重新取名,从而导致很多“老字号”也得被迫改名。

国安、鲁能、申花、泰达、建业、亚泰、绿城,其内涵早已超越了商业范畴。提到国安,即知北京;说起申花,则晓上海;谈及泰达,就想天津……某种意义上,这些队名已然成为城市的符号。让球迷强行接受“河南建业”变“洛阳龙门”,除了容易产生反效果,更是早已背离了中性名更改的初心。

在体育世界,商业冠名的案例比比皆是。其中,最出名的就是F1,各个车队都是赞助商的名字,包括红牛这种不造车的品牌。对此,车迷们早已习惯,国际汽联也没说哪里欠妥。在围棋领域,三星杯、春兰杯、LG杯都是响当当的赛事。你能说这些赛事被商业冠名了就不纯粹了吗?所谓传统,在于历史积淀,而非表现形式。

足球也是文化载体

话说回来,即便是改名,中国足球就真的只能改“人城联”这种名字吗?大家多半会感觉这种名字还不如“恒大”、“富力”或“永昌”、“苏宁”。归根结底,这些大公司在成立之初也是考究过注册名的。

在中性名的更改上,邻国日本一直是我们的榜样。J联赛很多球队的名字经过中文翻译解读,其汉语译名基本都极具美感,比如清水心跳、甲府风林、仙台七夕、札幌北海道人。也不乏具有母公司特征的中性名,比如浦和红钻(三菱)、柏太阳神(日立)、磐田喜悦(雅马哈)。

翻译讲究“信达雅”,既然中文可以把J联赛名字翻译得充满诗意,为何自己就想不出好名字了呢?中华文明上下5000年一直传承不断档,每座城市都有独特的气质与风格,只要用心取名,怎么可能只有“人城联”?

中国的航天器名称都十分典雅,月球探测器名曰“嫦娥”、地月中继卫星名曰“鹊桥”、导航卫星名曰“北斗”、空间站名曰“天宫”……这些大国重器的名字洋溢着中国文化的浪漫,命名方式十分值得中国足球借鉴和学习,因为足球也可以是文化载体。如果以为队名改为“某某队”、“哪哪人”或者“什么动物”之类的就是好名字,那么这不仅是不了解足球,更是不了解自己的家乡和历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