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基层足球 中国足球希望升起的地方

  新华社北京1月27日电(记者马邦杰 肖世尧 张逸之)虽然遭遇种种挫折,中国足球这些年毕竟还是在进步。记者近日在福建南安市采访基层足球时,欣于所见所闻,感慨油然而生。

  南安足协主席戴宽南(左)拜访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

  南安没有职业足球俱乐部,甚至没有培养出一名职业球员。勤劳务实的南安人没在职业足球上“烧钱”,他们把钱花在了最需要的地方——建造身边的球场。

  即使是隐藏在延绵丘陵深处、没有专职体育教师的一所山村小学,也修建起了人工草坪球场。

  南安东大小学有230名学生。自1959年迁移到现址,这所学校一直在和泥泞斗争。

  校长陈克胜脚下踩着绿色的草坪,下面是绿色的环保填充颗粒,他指着场外黑色潮湿的地面对记者说:“我们学校的院子过去就是这个样子,全是土地。一下雨,学校就变成了一片泥沼。我们这里雨水多,三天两头下雨,地面基本没有干燥的时候。”

  东大小学的新建足球场

  一旦碰到大雨天,从校门走到教室都是个技术活。“下雨天从校门走到教室的确很困难,我们需要提着裤管,小心垫着脚尖,选择地势高一点的地方,慢慢地蹚过去。有些地方积水比较深,学生们即使穿着雨鞋,还是要很小心,不让水灌进雨鞋。”陈克胜说。

  东大小学两年前在学生中做过一次体育问卷调查,更多孩子选择足球,但一直苦于校园里的那片泥沼地没法踢球。

  陈克胜说,他去别的学校参观,看到那里平整的人工草皮球场,每每羡慕不已。但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学校有朝一日也会拥有一片那样的球场,“因为那是奢望,修一片球场需要100万元。我们没有这笔钱。”他说。

  2020年,他的奢望变成了现实。这年,南安市一共开工修建22片球场,其中5片是一个叫戴宽南的人捐建的。东大小学的场地就是这5片中的一片。

  “有了场地,我们的校园足球就可以好好搞起来了。”陈克胜说。

  戴宽南(前排左一)捐款五百万人民币用于建造球场

  戴宽南也给拥有2356名学生的南安第二小学捐建了一块人工草皮的足球场地,同时消除了困扰这所学校多年的心头之患。

  南安二小校长洪惠敏说,球场原来是片长满野草的操场,隐藏着大量的蚂蚁。“有红色、黑色和白色的蚂蚁。老师学生们在上面踢球、活动,经常被蚂蚁咬。”洪惠敏本人也被蚂蚁咬过,“又痒又痛,越挠越无法忍受。”

  球场修好之后,蚁害自然消除。“人工草皮没有土,蚂蚁就无法生存。孩子们可以尽情在上面玩耍。放学后,他们很多不愿回家,我们只好劝他们离校。”洪惠敏说。

  记者到东大小学和南安二小采访时,他们球场周围的跑道还没有修建。两位校长说,他们请求戴宽南捐建跑道。“戴主席已经答应了。”陈克胜说。

  47岁的戴宽南是南安足协主席。自2005年南安足协成立、他担任主席以来,南安足球生态大变,曾经的足球荒漠变成绿洲。

  南安足协秘书长吴焕勇存着一张拍摄于2005年的老照片,是关于南安第一中学体育场的。“那是当时我们南安最好的球场,是块土场。那时我们这里没有一块人工草皮的足球场。”他说。2006年,南安足协举行小学生三人制足球赛,找不出一块合适的足球场。

  如今,南安共有196片球场。其中,179片在校园里。

  2020年,南安市人民政府张桂森市长调研校园足球工作,并为“市长杯”中小学生足球赛开球。

  中国很多地方不缺足球场地,只是很多场地都在校园里。放学后与周末节假日,正是大家需要球场娱乐锻炼的时候,这些场地却因学校关门而闲置,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与之不同,南安校园球场绝大多数都对外开放。

  因此,一位名叫高炳江的35岁男子体验到了在南安踢球生活的便利。

  南安足协成立那年,高炳江因为生意到国外生活,就在当地踢球。2018年回国时,他发现故乡南安已经成为一片足球沃土。他毫不犹豫加入足协,成为这个荟萃当地各界精英的平台的一员。

  “我们足协这个平台非常强大,里面有学校的校长和体育老师。我们只需提前报备一下,周六日就可去学校踢球。那里我们和老师学生一起踢球。”高炳江说。

  从国外回到南安踢球的高炳江

  在南安,足协推动的不仅仅是足球领域的体教融合,还有与社会的融合。

  南安足协主席戴宽南是位成功商人,也是位慈善家,迄今已为各种慈善事业捐款几千万元。他有一大串头衔:福建省足协副主席、南安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闽南科技学院院长等。他说,这些头衔中他最喜欢的是南安足协主席,这是个让他能更加直接为家乡足球做更多实事的职位。

  吴焕勇说:“戴主席始终有一个理念:协会一个一个好。这是我们闽南话,意思是:协会每位成员要个个都好。这是我们创会的宗旨。”

  戴宽南与陕西志丹足协主席丁常保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之所以能在当地经营出一番气象,主要原因有二:淡泊于个人名利;通过自身的努力赢得了政府的支持,因而拥有更多可支配的资源。备受尊崇的社会地位,是足球带给他们的回报。

  2015年,时任南安市长、现任市委书记林荣忠(后排中)戴宽南与前中国女足国脚合影

  他们也做了很多政府难以顾及的事情。南安市文体局分管体育的人员只有两名,教育局分管校园足球的人也少。几乎所有的具体业务都由南安足协具体实施。比如除了举办大量社会足球和校园足球比赛外,南安足协还负责社会足球场地的运营管理。

  中国一些地方成立了基层足协。但他们没能从政府那里争取到场地等资源,纵然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而足协发展不力的地方,基层足球业务也很难有实质性的开展。

  南安足协在市区有4片社会场地,会员只需提前预约,就可免费踢球。

  南安足协修建的第一块场地,是2005年在南安少年宫楼下修建的一块天然草皮球场。2020年12月底的一个下午,阳光明媚,场地上正在进行一场足协会员的比赛。旁边是个小练习场,放着几个球。过了一会,两个女孩从楼上走下来,在练习场上欢快地踢起了球。场边站着她们的父亲,他说,两姐妹刚在少年宫上课结束,看见有球有场地,于是就玩一会儿。

  场边踢球的姐妹

  当中国大多数孩子都能像这对姐妹这样享受足球,中国的基层足球必将繁荣。

  切实推动基层足球的发展,才是发展中国足球的根本之道。如此,才有希望。南安足球理念的诞生与实践,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一位擅长培养足球学霸的校长

  南安西华小学校长庄小舟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除了负责学校行政事务管理之外,她是学校唯一的体育老师,每周要上8节体育课;她还是校足球队教练,每天课后要带队训练一个半小时。

  庄小舟是难得一见非常重视体育的小学校长。西华小学足球也有其与众不同之处。学生们不但踢球好,学习也好。

  庄小舟(中间穿白衣者)和教练球员商量战术

  2020年12月底的一个傍晚,记者赶到西华小学采访时,47岁的庄小舟刚给女足队员补完数学课。“有几个孩子数学成绩不好。我课后给她们补补课。我以前教过数学。”原来,她还是位擅长教数学的体育老师。

  庄小舟1992年从高校体育专业毕业后,分到南安一个农村小学工作,成为一名数学老师。“当时小学普遍缺语文数学老师,我毕业后主要教数学课,兼教体育。”她说。

  21年后,她被调至西华小学主持工作。现在她既是校长,又当体育教师,还要做足球教练和数学补课老师。

  另外,她还有一个身份:妈妈。很多学生都叫她“校长妈妈”,因为她像妈妈一样关怀他们,为他们创造了美好的校园回忆。

  现为贵州大学一年级学生的陈球为自己人生中能有“庄妈妈”而感到幸运。

  陈球是西华小学第一批踢足球的学生。“现在想起来能遇见足球是我的幸运,恰巧这幸运是庄妈妈给我带来的。如果没有庄妈妈,我可能永远不会接触到足球。”她说。

  足球改变了陈球的人生。她说:“在接触足球之后我便离不开它、爱上了它。它给我带来的并不仅仅是一次次冠军给我的荣誉感,还有我收获的如同亲情的友谊,那一群队友现在成了挚友。自从接触足球后,我整个人变得更加乐观积极向上,只要一踢足球我便很快乐。足球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陈球(穿黄色队服抢球者)在西华小学六年级时参加比赛

  陈球当年在西华小学是球队前锋,也是学霸。她说,踢球非但没有影响学习,反而让自己学习更加出色。“我记得,有段时间我学习成绩下滑,老师问我是不是足球的影响。我内心不满。足球没有影响我,反而它是动力。于是我为了证明这一点,拼命学习,最终在期末考时考了年级第二,只比第一名低了两分。当时我第一时间想的是:我为足球证明了清白。”

  现在西华小学女足队也有一位学霸——前锋张雅婷。她不但在2020年获得南安市校长杯比赛最佳女足球员,而且还是西华小学六年级学习成绩第一名。

  西华小学孩子不但踢球好,而且学习也好。这得益于庄小舟独特的足球教育理念。

  在西华小学,足球和语文数学英语等课程一样重要。足球成为促进孩子全面素质发展、改善学习成绩的重要手段。

  “我认为体育能够为文化课的学习打好基础。比如,足球比赛非常艰难,可以提升孩子的体质,培养学生团结协作精神和意志品质。这些无法在课堂上学到的。这些都能促进孩子们的学习。我们孩子因为踢球学习成绩更好了。我们足球队队员学习都很好。”她说。

  “你难道不认为一个学习优秀的孩子需要良好的反应能力、坚强的意志品质和健康的身体吗?”她说。

  庄小舟说,西华小学一二年级孩子的家长对踢球存在误解,需要学校做说服工作。随着孩子年龄增大,这些家长们在看到足球给孩子带来的积极变化后,渐渐都开始支持孩子踢球。

  张雅婷的父亲张光勇是位校园足球的坚定支持者。他说:“踢球让孩子变得自信、有青春活力,还能提高身体素质,增加同学之间的友谊,懂得团队合作。我非常赞成孩子踢球。”

  “我想不通为什么其他地方会有家长和老师反对孩子踢球。”他说。

  对于庄小舟的印象,张光勇说:“庄校长为人亲和,经常和我们家长就孩子的学习和踢球进行沟通。我文化水平低,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反正我觉得她是个很好的人。”

  庄妈妈和她的孩子们

  西华小学是所依山而建的农村小学,只有252个学生。校园内地势高低起伏,连条像样的跑道都没有,但却有人工草坪足球场。

  这里所有的班级每周都有足球课,每年都进行所有学生参与的班级联赛。足球成为孩子们最喜欢的体育项目。2020年国庆节前后,庄小舟外出参加培训,共有三周没能上课。有的学生看到她回到学校后,就到她办公室问:“校长,您什么时候给我们上足球课啊?”

  庄小舟上中学时也踢球,是国家二级足球运动员。她给西华小学带来了足球,也带来了正确的校园足球理念——足球为孩子的全面成长服务。

  西华小学的孩子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有一位懂得校园足球真谛、对他们倾注了爱的校长。

  基层足球的副产品

  北国隆冬时节,闽南大地一片苍翠。夜幕降临,南安市内沿着穿城河流而修建的武荣公园内点亮了灯光,一群穿着统一深蓝色球衣的孩子在踢球。

  球场内有一男一女两名教练带着孩子训练。男教练指着一个身穿23号球衣的孩子对记者说:“他有足球天赋。”

  南安市众汇兴邦俱乐部组织孩子进行足球培训

  这是南安市众汇兴邦俱乐部组织的课外足球培训。这家成立于2017年的俱乐部是南安市唯一的一家青训俱乐部,主要有两项业务:培训普通孩子和培训精英人才。

  南安石板材商人高炳江把两个孩子都送进了这家俱乐部的普通培训班。每个孩子每个学期交费700元,每周参加一次训练,每次一个半小时,平均每次训练约40元。俱乐部为孩子提供服装。

  高炳江说,他让孩子踢球是为了促进他们健康成长和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现在经济发展了,大家富裕了,最重要的是身体健康。如果孩子不踢球,就会在家玩手机。踢球能帮助他们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他说。

  南安市足协从各学校选出的足球苗子,也交给众汇兴邦俱乐部培训,所有费用都由足协负责。

  从2005年成立至今,南安足协15年间在普及足球的同时,也一直在探求足球人才的合理培养途径。他们力争培养出南安足球历史上第一位职业足球球员或女足国脚。

  足球人才,是从草根足球提萃出来的精华。普及是基层足球的主业。精英人才是副产品。如何打造好这个副产品?南安足协所面临的这个问题,也是目前限制中国足球发展的瓶颈。

  比南安足协晚成立两年的陕西志丹足协,用时13年等来第一名在中甲赛场亮相的志丹球员——付杰。他小时候在志丹足协那里接受较为专业的足球培训,随后辗转到外地上足球学校、进入职业俱乐部梯队,层层突破,最后跻身一线队。

  困扰南安和志丹足球的一大问题是,他们缺少成熟的社会专业青训机构。南安现在只有一家青训俱乐部,但教练团队力量薄弱。志丹一家都没有。

  全国各地很多青训俱乐部都面临场地难题。南安足球没有这个问题。众汇兴邦俱乐部获得当地足协的大力帮扶和支持,尤其是在场地方面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南安足协在武荣公园有两块足球场,免费提供给这家俱乐部使用。

  “俱乐部从来不担心没有场地,因为场地从来就不是问题。”南安足协常务副主席张小彦说。

  但南安足球现在缺乏的是拥有青训技术和经验、管理规范的青训俱乐部。另外,培养精英人才,还需要一个竞赛体系。足球人才是靠大量的高质量比赛磨炼出来的。

  南安足协

  南安足协成立只有15年,当地足球毕竟缺乏积累和底蕴。教练等技术人才可以高薪引进,但搭建一个精英足球的比赛体系却非一朝一夕能够实现。

  南安足协对此认知也很清晰。他们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基层足协的主业是组织大众踢球,这点南安足协已经做到了实处。但要经营“精英人才”这一副产品,他们还需从长计议。他们相信这是个因势利导、水到渠成的结果,不会急于求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