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挑战直播 – 杨毅侃球:哈登vs火箭,是拌嘴还是决裂?

哈登夜店撒币、训练场失踪事件已经发酵一段时间了,极限挑战直播 直到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才返回休斯敦。极限挑战直播 讲真,我对此倍感震惊,没想到疫情如此严重的北美大陆,还能轻松凑出一大巴的丰乳肥臀。火箭新任主帅西拉斯的震惊点和我有所不同,他说哈登没来参加训练对球队是一个小小打击,至于哈登为什么没来,“他有不来的理由,只是得由他自己说。”

关于这件事,除了没有考据过的哈登母亲发言外,哈登及其团队的反应总体是仍沉默。这份萦绕在哈登周围的沉默感如此熟悉,霍华德离开之前,甜瓜无法上场时,威斯布鲁克离开之前,2015年5月15日落后13分进入第四节时,2017年5月10日加时赛最后时刻出手三分时,2018年5月27日得知保罗不会出战的消息时,2019年杜兰特轰然倒下后,沉默几乎是哈登面对这些大事件唯一的反应。

他是那支雷霆所出品最奇特的产物,和大哥总是摆出一副小米用户的姿态逼逼叨不同,和二哥总是摆出一副我不是善茬的凶狠模样也不同,哈登的胡子像是嘴巴上的一道锁,他从未公然反对过媒体,也没有展现出任何超出球员身份以外的哲学家气质,他对人类精神属性毫无兴趣,既没有在黑人运动中充分展现态度,也没有在疫情期间表达过多情绪,在所有NBA创造出来的城市传奇中,他仍属于最低调的那一种类型,球场之外关于哈登的故事,从夜店起源,看起来有可能又要以夜店收尾。

如果说精神世界中普通人可以无限接近他们的爱豆,品味那些失落与低谷、幸福与高潮,你完全可以理解哈登小时候给他的妈妈留下那张“我会成为大明星”纸条时的雄心壮志;但来到金钱营造的真实世界中,哈登就给普通球迷竖起了一道墙,人类引以为豪的想象力到科勒·卡戴珊的屁股那里就必须戛然而止,你永远无法想象亿万富翁哈登都享用过什么,又曾以什么姿势享用。

在球场之上的哈登更为简单,这些年来除了和字母哥有一些口水交换,他甚少点评其他球队的球星,更多只是就球论球,尝试每年都在个人球技上有一些小突破,随之而来的就是连续6年场均得分联盟前二,包括近三年连续的得分王,上一次有人能够三连得分王,还要追溯到杜兰特,再往前数,就要数到乔丹,他在1996年到1998年拿到了三连,在1987年到1993年则是连续7年,如果讨论到细节上,哈登拿下得分王的姿势可能更接近乔丹,在杜兰特的三连得分王中,没有一次能够和最接近的竞争者拉开1分以上的差距,而哈登这三年,没有一年的差距和第二名在2分以内,这是哈登与其他杰出得分手拉开档次差距的铁证,在进攻最肆意妄为的时代里,他仍然是最出色那一个。

撇去个人数据不谈,现在哈登还保持着另一个也许并不那么容易进入大众视野的数据,现在这支火箭,正保持着现在NBA的连续进入季后赛记录——8年,8年前,哈登来到火箭。

无论现在火箭球迷对哈登持有何种观点,至少现在有一件事情可能不容置喙,无论是个人成就还是带队成就,哈登已经是这支球队的队史第二人。现在第二人没有出现在新赛季第一场训练中,第二人想要离开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差不多一个月,在我们连续看到欧文、泡椒、浓眉们是如何离开后,我们对于这个时代球队最终留下球星的信念已经开始变得无比脆弱,如果非要找一点安慰,也许要回溯到29年前,看看火箭第一人身上发生过什么。

29年前,1991-1992赛季对于“大梦”奥拉朱旺来说是一个特殊的赛季。以状元身份进入联盟的奥拉朱旺成名很早,职业生涯第二年就已闯入总决赛。但在这之后,火箭连续5年杀入季后赛,只过了一次首轮。

而从1990-91赛季开始,伤病也开始不期而至,这一年奥拉朱旺因为眼眶受伤休战了26场,错过了自己的六连全明星之旅,从入行之初的1985全明星到34岁的1997全明星,13届全明星他只错过了这一次。

1991-92赛季初,奥拉朱旺又因为心动过速休战了两周7场比赛,随着赛季深入,1992年3月份奥拉朱旺又遭遇了左腿筋拉伤而休战。

球队在磁共振检查后,几名医生会诊确认大梦已经痊愈,但大梦仍以感觉不适为由拒绝上场比赛。当时火箭总经理史蒂夫·帕特森告诉媒体:“我们找了好多医生对奥拉朱旺进行检查,他们的医疗诊断结论都是他可以打球了。我不是医生,但我必须信任他们的判断。”

于是火箭在1992年3月23日决定以“有损球队的行为”为理由对奥拉朱旺禁赛三场。

在当时联盟的规则中,这种禁赛必须要持续至少5场,当时火箭正处在冲刺季后赛的紧要关头,在大梦缺阵的比赛里,火箭只有2胜10负,很显然他们离不开球队的头牌,但惩罚是必须的,只是5场看起来有点太多了。于是火箭上下打点,请求联盟的其他25只球队能够同意取消这个规则,最终联盟同意让大梦只禁赛3场,毫无意外,这三场比赛火箭全输。

火箭告诉媒体奥拉朱旺诈伤,奥拉朱旺则对这种指责进行了激烈的反弹,他给球员工会递交了一纸诉状,并在公开场合痛诉火箭管理层“质疑我的职业道德是对我的侮辱”,怒骂帕特森和球队老板查理·托马斯是傻逼。

帕特森和托马斯为什么认为奥拉朱旺是诈伤呢?原因很简单,当时奥拉朱旺正在和球队谈判新合同。

1988年奥拉朱旺和火箭签下了一份直到1994-95赛季的合同,所以在1992年时,奥拉朱旺身上还有三年合同在身,总金额为1千万,年薪约在300万。

签下长合同,又反悔希望得到更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奥拉朱旺身上。1986年奥拉朱旺和火箭续了一份长达8年的长合同,当1988年奥拉朱旺发现自己的年薪还不如新秀大卫·罗宾逊时,他在那时候就要求球队重新与自己签一份大点的合同,也正是1992年他极力想跳出的这份合同。

毕竟他发现自己的合同永远也追不上联盟其他球星涨薪的幅度。

和四大中锋另外三位相比,奥拉朱旺的这份合同确实是低了许多,1992年夏天,大卫·罗宾逊和马刺签下了一份平均年薪450万的合同,而当时还没有为魔术打一场比赛的状元奥尼尔,年薪已经达到420万,最后一位尤因,新续的合同上最后三年有2400万,其中包括一年1800万。

1991-92赛季奥拉朱旺第二次为了合同和火箭扯皮,但火箭这一次决定诉诸媒体,占领道德高地,总经理帕特森公开宣布奥拉朱旺完全就是诈伤,目的就是胁迫球队与之重新签约:

“奥拉朱旺想要重新签一份大合同,但我们不愿意。如果一名球员一方面在谈判续约,另一方面却说自己受伤不能打球,我们很难不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帕特森还把1988年大梦要求重新签约的旧事拿出来絮叨:“奥拉朱旺每一次想重签大合同,我们都同意了的,但这次太过分了。”

奥拉朱旺直接喷帕特森“完全不适合做总经理”:“他就是想用强权勒令我去比赛,确保球队进入季后赛,好保住自己的饭碗。所以他才会说我是诈伤。”

奥拉朱旺接着大诉衷肠:“没有人比我更想上场打球。但我不会为了几场比赛而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你会在大腿拉伤的情况下去满场飞奔吗?我确实已经尽力了,只是我实在做不到啊。除非我百分百康复,我不会上场打球。难道一场对阵国王的比赛会比我的职业生涯或者季后赛更重要?他们这么说只是因为他们没受过伤,太傻比了。”

此前奥拉朱旺在对待伤病方面并没有太多不良记录,上一年眼眶严重受伤之后,他提前两周复出,几年前他膝盖受伤之后,他也曾经提前一周复出。

球队训练师梅尔基奥里则提供了不同的视角,他表示奥拉朱旺确实在对阵快船的比赛中告诉自己左腿有点不对劲,但是随后奥拉朱旺重新登场后,梅尔基奥里却没发现他的行动有任何异常,“当球员说他们受伤了,我可是会紧盯着他的。”

7天后,奥拉朱旺终于表示自己已经康复能够登场比赛并打完了剩下的比赛,与此同时,他也提出了交易申请,复出当晚,他公开表示:

“我回来打球不是因为管理层。我是为了队友和球迷,但我明年不会再为火箭打球了。发生这种事情,绝对不会了!”

“我知道帕特森只是个传话筒,老板托马斯才是那个做决定的人。托马斯他变了,我刚到休斯顿的时候,真的是把这里当成家,托马斯待我也如家人一样。但现在他一心只是想着把球队高价卖掉,根本不想充实球队实力!我在火箭根本看不到夺冠的希望!”

“现在是时候和火箭分道扬镳了。”

在整个混乱不堪的闹剧之外,球队新任主教练汤姆贾诺维奇说:“大梦打或者不打,我们都必须做好准备。”

1991-92赛季的收场,最终火箭取得了42胜40负,西部第九,而以第八身份进入西部季后赛的湖人,战绩是43胜39负,大梦如果多打1场,结果可能就完全不同。

随后的整个休赛期,奥拉朱旺都出现在各种交易方案中,包括来自大梦指定下家之一热火的提案,他们送出的筹码是罗尼·赛克利、格兰特·朗和哈罗德·迈纳,但火箭最终还是没有出手促成交易。奥拉朱旺的不满一直延续到常规赛开始时,球队飞赴日本和超音速比赛的飞机上,据说他和老板托马斯吵了一路,“他们怎么能说交易不了我?我的价值显而易见。火箭肯定是要价太高了!”

火箭第一人的故事来到这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再清楚不过的结论:阳光底下无新事。

诈伤抑或真伤?多次诊断后仍不出战?我们能够听见圣城微微点头的声音。

受不了舆论压力提前从伤病中复出?我们仿佛听见有人将正义的双拐拄到了大通中心的球场上。

球星打或者不打我们都必须做好准备?我们看见波士顿按下了点赞按钮。

热火送出三个你不知道的名字?就像28年后你孙子再听到篮网试图送出丁威迪、勒维尔和贾雷特·阿伦来换哈登一样。

以及所谓规则,1992年火箭尚能哆哆嗦嗦地给头牌禁赛3场的“警告”,2020年的火箭却直接选择将脑袋埋进了沙子,以至于友队惊诧,据传已经有几支其他球队的管理层向联盟提议好好调查一下火箭和哈登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出于兔死狐悲的同理心,还是出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阴暗心态,至于火箭自己的不作为,也许是他们亲眼目睹过鹈鹕和浓眉撕破脸时的决绝与最终的无可奈何,也许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还有希望,毕竟他们曾经在看起来无法挽回的情况下成功过一次,他们比其他球队更多一些破镜重圆的信念。

火箭的信念可能源自28年前他们最终强行留下了奥拉朱旺。30岁的大梦展现出了自己职业的一面,他在接下来的赛季里打满全部82场比赛,场均贡献26.1分13篮板4.2盖帽1.8抢断,更重要的是,他在汤姆贾诺维奇的调教下,场均送出3.5次助攻,而后者才是火箭inside-out战术成型的关键——这一季火箭拿到55胜,成功杀入西部半决赛,抢七惜败超音速。

诈伤事件整整一年过后,1993年3月,奥拉朱旺和火箭重新签下一份4年3000万合同,奥拉朱旺说:“过去这个赛季,每件事情都是最棒的!”

4个月后,查理·托马斯将火箭以8500万的价格卖给了莱斯利·亚历山大。

1994年和1995年,火箭两连冠。2001年,老年大梦被火箭送往多伦多,一年后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只是当下这支火箭与31岁哈登未来的故事,究竟是兴还是替,没人知道。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哈登对于被交易至76人及其他争冠球队持开放态度

正在加载…

<>

    哈登夜店撒币、训练场失踪事件已经发酵一段时间了,直到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才返回休斯敦。讲真,我对此倍感震惊,没想到疫情如此严重的北美大陆,还能轻松凑出一大巴的丰乳肥臀。火箭新任主帅西拉斯的震惊点和我有所不同,他说哈登没来参加训练对球队是一个小小打击,至于哈登为什么没来,“他有不来的理由,只是得由他自己说。”

    关于这件事,除了没有考据过的哈登母亲发言外,哈登及其团队的反应总体是仍沉默。这份萦绕在哈登周围的沉默感如此熟悉,霍华德离开之前,甜瓜无法上场时,威斯布鲁克离开之前,2015年5月15日落后13分进入第四节时,2017年5月10日加时赛最后时刻出手三分时,2018年5月27日得知保罗不会出战的消息时,2019年杜兰特轰然倒下后,沉默几乎是哈登面对这些大事件唯一的反应。

    他是那支雷霆所出品最奇特的产物,和大哥总是摆出一副小米用户的姿态逼逼叨不同,和二哥总是摆出一副我不是善茬的凶狠模样也不同,哈登的胡子像是嘴巴上的一道锁,他从未公然反对过媒体,也没有展现出任何超出球员身份以外的哲学家气质,他对人类精神属性毫无兴趣,既没有在黑人运动中充分展现态度,也没有在疫情期间表达过多情绪,在所有NBA创造出来的城市传奇中,他仍属于最低调的那一种类型,球场之外关于哈登的故事,从夜店起源,看起来有可能又要以夜店收尾。

    如果说精神世界中普通人可以无限接近他们的爱豆,品味那些失落与低谷、幸福与高潮,你完全可以理解哈登小时候给他的妈妈留下那张“我会成为大明星”纸条时的雄心壮志;但来到金钱营造的真实世界中,哈登就给普通球迷竖起了一道墙,人类引以为豪的想象力到科勒·卡戴珊的屁股那里就必须戛然而止,你永远无法想象亿万富翁哈登都享用过什么,又曾以什么姿势享用。

    在球场之上的哈登更为简单,这些年来除了和字母哥有一些口水交换,他甚少点评其他球队的球星,更多只是就球论球,尝试每年都在个人球技上有一些小突破,随之而来的就是连续6年场均得分联盟前二,包括近三年连续的得分王,上一次有人能够三连得分王,还要追溯到杜兰特,再往前数,就要数到乔丹,他在1996年到1998年拿到了三连,在1987年到1993年则是连续7年,如果讨论到细节上,哈登拿下得分王的姿势可能更接近乔丹,在杜兰特的三连得分王中,没有一次能够和最接近的竞争者拉开1分以上的差距,而哈登这三年,没有一年的差距和第二名在2分以内,这是哈登与其他杰出得分手拉开档次差距的铁证,在进攻最肆意妄为的时代里,他仍然是最出色那一个。

    撇去个人数据不谈,现在哈登还保持着另一个也许并不那么容易进入大众视野的数据,现在这支火箭,正保持着现在NBA的连续进入季后赛记录——8年,8年前,哈登来到火箭。

    无论现在火箭球迷对哈登持有何种观点,至少现在有一件事情可能不容置喙,无论是个人成就还是带队成就,哈登已经是这支球队的队史第二人。现在第二人没有出现在新赛季第一场训练中,第二人想要离开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差不多一个月,在我们连续看到欧文、泡椒、浓眉们是如何离开后,我们对于这个时代球队最终留下球星的信念已经开始变得无比脆弱,如果非要找一点安慰,也许要回溯到29年前,看看火箭第一人身上发生过什么。

    29年前,1991-1992赛季对于“大梦”奥拉朱旺来说是一个特殊的赛季。以状元身份进入联盟的奥拉朱旺成名很早,职业生涯第二年就已闯入总决赛。但在这之后,火箭连续5年杀入季后赛,只过了一次首轮。

    而从1990-91赛季开始,伤病也开始不期而至,这一年奥拉朱旺因为眼眶受伤休战了26场,错过了自己的六连全明星之旅,从入行之初的1985全明星到34岁的1997全明星,13届全明星他只错过了这一次。

    1991-92赛季初,奥拉朱旺又因为心动过速休战了两周7场比赛,随着赛季深入,1992年3月份奥拉朱旺又遭遇了左腿筋拉伤而休战。

    球队在磁共振检查后,几名医生会诊确认大梦已经痊愈,但大梦仍以感觉不适为由拒绝上场比赛。当时火箭总经理史蒂夫·帕特森告诉媒体:“我们找了好多医生对奥拉朱旺进行检查,他们的医疗诊断结论都是他可以打球了。我不是医生,但我必须信任他们的判断。”

    于是火箭在1992年3月23日决定以“有损球队的行为”为理由对奥拉朱旺禁赛三场。

    在当时联盟的规则中,这种禁赛必须要持续至少5场,当时火箭正处在冲刺季后赛的紧要关头,在大梦缺阵的比赛里,火箭只有2胜10负,很显然他们离不开球队的头牌,但惩罚是必须的,只是5场看起来有点太多了。于是火箭上下打点,请求联盟的其他25只球队能够同意取消这个规则,最终联盟同意让大梦只禁赛3场,毫无意外,这三场比赛火箭全输。

    火箭告诉媒体奥拉朱旺诈伤,奥拉朱旺则对这种指责进行了激烈的反弹,他给球员工会递交了一纸诉状,并在公开场合痛诉火箭管理层“质疑我的职业道德是对我的侮辱”,怒骂帕特森和球队老板查理·托马斯是傻逼。

    帕特森和托马斯为什么认为奥拉朱旺是诈伤呢?原因很简单,当时奥拉朱旺正在和球队谈判新合同。

    1988年奥拉朱旺和火箭签下了一份直到1994-95赛季的合同,所以在1992年时,奥拉朱旺身上还有三年合同在身,总金额为1千万,年薪约在300万。

    签下长合同,又反悔希望得到更多,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奥拉朱旺身上。1986年奥拉朱旺和火箭续了一份长达8年的长合同,当1988年奥拉朱旺发现自己的年薪还不如新秀大卫·罗宾逊时,他在那时候就要求球队重新与自己签一份大点的合同,也正是1992年他极力想跳出的这份合同。

    毕竟他发现自己的合同永远也追不上联盟其他球星涨薪的幅度。

    和四大中锋另外三位相比,奥拉朱旺的这份合同确实是低了许多,1992年夏天,大卫·罗宾逊和马刺签下了一份平均年薪450万的合同,而当时还没有为魔术打一场比赛的状元奥尼尔,年薪已经达到420万,最后一位尤因,新续的合同上最后三年有2400万,其中包括一年1800万。

    1991-92赛季奥拉朱旺第二次为了合同和火箭扯皮,但火箭这一次决定诉诸媒体,占领道德高地,总经理帕特森公开宣布奥拉朱旺完全就是诈伤,目的就是胁迫球队与之重新签约:

    “奥拉朱旺想要重新签一份大合同,但我们不愿意。如果一名球员一方面在谈判续约,另一方面却说自己受伤不能打球,我们很难不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帕特森还把1988年大梦要求重新签约的旧事拿出来絮叨:“奥拉朱旺每一次想重签大合同,我们都同意了的,但这次太过分了。”

    奥拉朱旺直接喷帕特森“完全不适合做总经理”:“他就是想用强权勒令我去比赛,确保球队进入季后赛,好保住自己的饭碗。所以他才会说我是诈伤。”

    奥拉朱旺接着大诉衷肠:“没有人比我更想上场打球。但我不会为了几场比赛而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你会在大腿拉伤的情况下去满场飞奔吗?我确实已经尽力了,只是我实在做不到啊。除非我百分百康复,我不会上场打球。难道一场对阵国王的比赛会比我的职业生涯或者季后赛更重要?他们这么说只是因为他们没受过伤,太傻比了。”

    此前奥拉朱旺在对待伤病方面并没有太多不良记录,上一年眼眶严重受伤之后,他提前两周复出,几年前他膝盖受伤之后,他也曾经提前一周复出。

    球队训练师梅尔基奥里则提供了不同的视角,他表示奥拉朱旺确实在对阵快船的比赛中告诉自己左腿有点不对劲,但是随后奥拉朱旺重新登场后,梅尔基奥里却没发现他的行动有任何异常,“当球员说他们受伤了,我可是会紧盯着他的。”

    7天后,奥拉朱旺终于表示自己已经康复能够登场比赛并打完了剩下的比赛,与此同时,他也提出了交易申请,复出当晚,他公开表示:

    “我回来打球不是因为管理层。我是为了队友和球迷,但我明年不会再为火箭打球了。发生这种事情,绝对不会了!”

    “我知道帕特森只是个传话筒,老板托马斯才是那个做决定的人。托马斯他变了,我刚到休斯顿的时候,真的是把这里当成家,托马斯待我也如家人一样。但现在他一心只是想着把球队高价卖掉,根本不想充实球队实力!我在火箭根本看不到夺冠的希望!”

    “现在是时候和火箭分道扬镳了。”

    在整个混乱不堪的闹剧之外,球队新任主教练汤姆贾诺维奇说:“大梦打或者不打,我们都必须做好准备。”

    1991-92赛季的收场,最终火箭取得了42胜40负,西部第九,而以第八身份进入西部季后赛的湖人,战绩是43胜39负,大梦如果多打1场,结果可能就完全不同。

    随后的整个休赛期,奥拉朱旺都出现在各种交易方案中,包括来自大梦指定下家之一热火的提案,他们送出的筹码是罗尼·赛克利、格兰特·朗和哈罗德·迈纳,但火箭最终还是没有出手促成交易。奥拉朱旺的不满一直延续到常规赛开始时,球队飞赴日本和超音速比赛的飞机上,据说他和老板托马斯吵了一路,“他们怎么能说交易不了我?我的价值显而易见。火箭肯定是要价太高了!”

    火箭第一人的故事来到这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再清楚不过的结论:阳光底下无新事。

    诈伤抑或真伤?多次诊断后仍不出战?我们能够听见圣城微微点头的声音。

    受不了舆论压力提前从伤病中复出?我们仿佛听见有人将正义的双拐拄到了大通中心的球场上。

    球星打或者不打我们都必须做好准备?我们看见波士顿按下了点赞按钮。

    热火送出三个你不知道的名字?就像28年后你孙子再听到篮网试图送出丁威迪、勒维尔和贾雷特·阿伦来换哈登一样。

    以及所谓规则,1992年火箭尚能哆哆嗦嗦地给头牌禁赛3场的“警告”,2020年的火箭却直接选择将脑袋埋进了沙子,以至于友队惊诧,据传已经有几支其他球队的管理层向联盟提议好好调查一下火箭和哈登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出于兔死狐悲的同理心,还是出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阴暗心态,至于火箭自己的不作为,也许是他们亲眼目睹过鹈鹕和浓眉撕破脸时的决绝与最终的无可奈何,也许只是因为他们觉得还有希望,毕竟他们曾经在看起来无法挽回的情况下成功过一次,他们比其他球队更多一些破镜重圆的信念。

    火箭的信念可能源自28年前他们最终强行留下了奥拉朱旺。30岁的大梦展现出了自己职业的一面,他在接下来的赛季里打满全部82场比赛,场均贡献26.1分13篮板4.2盖帽1.8抢断,更重要的是,他在汤姆贾诺维奇的调教下,场均送出3.5次助攻,而后者才是火箭inside-out战术成型的关键——这一季火箭拿到55胜,成功杀入西部半决赛,抢七惜败超音速。

    诈伤事件整整一年过后,1993年3月,奥拉朱旺和火箭重新签下一份4年3000万合同,奥拉朱旺说:“过去这个赛季,每件事情都是最棒的!”

    4个月后,查理·托马斯将火箭以8500万的价格卖给了莱斯利·亚历山大。

    1994年和1995年,火箭两连冠。2001年,老年大梦被火箭送往多伦多,一年后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只是当下这支火箭与31岁哈登未来的故事,究竟是兴还是替,没人知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